金沙js6038登录

文学天地

  • 父母之爱
    作者:何娜     金沙6038官方网站:2019-05-13     点击数:127

    二十四年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说起来,父母已经陪伴了我二十四年之久,从喃喃学语到满步阑珊走出人生的第一步,他们都是我最初的依靠和眷恋。同样,为人子女,最无法忘怀的也是父母恩。

    父母之爱子女,为之计深远,也愿为之弃所爱。父亲有多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我是知道的,那个时候爷爷给安排了厂子里,那时候厂子特别难进,可“不懂事”的父亲坚持所爱,一心向学,爷爷生了很久的气也没办法就放任去了。可又因为没有读书天分,也或许是“笨”,考了两年都没考上,周围的人都在嘲笑父亲,放弃了国家职位选择了考试,可父亲没有搭理他们,没有放弃任何一次机会,终于在第四年考上了中专,终于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教师职位。这本是美梦实现的时候,可2010年的时候,陕煤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教师的薪水比起企业确实差太多。而孩子们有更好的发展,确实也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或许,父母的世界里没有选择,与生活相比,爱与不爱又算的了什么,唯有孤注一掷,才能撑起一个家。我记得那天晚上,父亲拿着他已经泛黄的教师证抚摸了很久,毅然而然辞去他的教师职业,步入了煤矿行业。

    父母之爱子女,爱之狭隘,却也爱之精致。每年假期最后一天,母亲三点钟挣扎起床给我做我最爱吃的炸油圈,带给我去西安的路上。母亲做的炸油圈总是面色金黄、酥酥软软,无论是对发面程度、火候、油温有特别高的要求,发好面之后揉搓成一小段一小段的长条然后头对尾一摁就变成了圆圈的形状,待油温滚烫之后将油圈扔进去,远远就能闻到焦香的味道。出锅之后,母亲将油圈小心翼翼摊好,怕冷油长时间浸泡影响了炸圈的口感,母亲还特地小心翼翼用吸油纸吸掉上面一层薄薄的油,直到干了才用饭盒装好。这一天母亲总是异常话多忙碌,皱着眉头,准备了很多零食衣服却总是在行李箱挑挑拣拣,叠整齐了又拿出来,想都给我带着可又嫌我拿着重,可怜无辜的行李箱就这样被母亲骂了个遍。手上忙个不停,嘴上还一直念叨着,抱怨着,拿出来又放进去,临走的时候还要打开再检查一遍有什么忘带的。

    父母之爱子女,责之有寸,爱之有度。记得我每次考试出成绩得时候,回家总是会得到母亲的鼓励,而父亲只是淡淡的一个恩字。也就仅仅一个恩字打消了我“嚣张”的气焰,一直以为父亲对我们成绩不满意,迫切努力学习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可。直到20岁我才在妹妹身上发现了一个奥秘,那天晚上妹妹期末成绩出来了,考了全班第五,进步了十多名的喜悦,我亲眼看着父亲脸色从喜悦变成冷漠,然后吐出一个恩字,我惊讶地看着他完成了京剧变脸的巨大“跨越”.后来父亲告诉我,父母之于子女,爱之深责也之切,你妈扮红脸我就必须扮白脸,让你们在学习生活中不过分骄傲,也不至于迷失自我,我惊讶于父亲教育论之时也感到深深钦佩。同样是第一次,我们做儿女,他们做父母,可他们成长和跨越却是我们的无数倍,仅仅为了爱之责任,将孩子们抚育成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