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6038登录

文学天地

  •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作者:张志远     金沙6038官方网站:2019-05-15     点击数:127

    温度的起伏不定给早已跨入夏季的陕北地区带来了些许烦恼的凄凄清清,渗人的凉意肆无忌惮的摧残着衣着单薄但又痴痴追寻夏意的失意者们。

    从小怕冷的我披着薄外套,倚靠着卧室里半开的窗户,喧嚣中远眺,寻找着能给予我安慰的那一片宁静,几里外视线中的那一抹粉白色的娇柔,勾起了我多年未曾亲临的回忆,桌子上复古留声机里蒋大为老师那饱满乡音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特别应景的单曲循环着:生我养我的地方,总是把你深情的向往。

    虽说没怎么在农村故乡待过,但是爷爷健在的时候,我也曾有过一月有余的短暂农村岁月,就是那短短的几十天给了我足够大的触动,让我深入的了解了农村人的生活方式,那种田园式的生活已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所能解释的透彻的。在那几十天作为城里人的我真正享受到了农村娃的天阔海空的自由与农村人那份血液里融合的质朴和纯粹,我也神清气爽的做了那么些天身心向往的农村娃。

    依然睡梦中的我被奶奶掰折柴草的霹雳生吵醒,极不情愿的爬起来端好奶奶递过来的吃食大碗,碗里橙黄色的鸡蛋极其醒目的占了半壁江山,醉人的油香瞬间让我精神满满,那是农村人的特色早点--油茶。一碗香浓的油茶喝完,早已没有了睡意,麻利的穿好衣服照着爷爷的指示灌好了一塑料壶豆汤,坐在了爷爷早已架好的牛板车上,对于这样的长角的动物我是抵触的,但是在爷爷的平稳操作下,也就没有了太多顾虑。毕竟,路还很长,爷爷家的耕地还有十几里地,我将在颠簸中度过这段路程,第一次乘坐牛车的我除了紧张就是小孩天性的兴奋。

    伴着牛车的起伏,我真正了解着满是乡土气息的农村人的早晨。爷爷家的牛喘着粗气艰难地爬上第一个泥泞的土坡坡,才有了我第一次坐在牛车上穿过整个村子招摇过市的机会,这对于住在村东头的爷爷来说已是见惯不惯了。此时的村落已是炊烟袅袅,喧嚣四起。老刘叔赶着他有点跛的驴车刚好和我们打了个照面,板车上载着一个溢水的大铁桶,爷爷说是刚从沟底的蓄水池打水回来,这一桶水也够他一礼拜折腾。老黄叔则手里提着一个丈八长的木鞭子朝着村中心的碾场走着,据爷爷说是要给谷子去皮,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贪睡的我起了个早,见到了勤劳的他们,也在逐渐融入到处充满勤劳的气息。

    爬过了第二个山坳,依然没有见到爷爷要停的意思,爷爷的地还是不在眼前。让我惊喜的是眼前忽然出现的一片桃花林,山坳过后的低洼处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朗。山坳下的百米见方的平坦的洼地上有序的间隔着郁郁纷纷的芳香,一朵朵粉嫩欲滴的桃花在露珠的印托下争奇斗艳。痴痴的望着眼前的桃花林,任凭牛车漫无目的地蹉跎,这是幼小的心灵中最美的收获。爷爷喊停牛车的号令打破了我萦绕许久的思绪,我也不怄气,美好终究还在那,但是生活还得继续,爷爷地里的草此时已茂盛的过分,此行就是为了除掉它。

    我安稳的坐在了爷爷给我搭好的阴凉窝棚里,不懂事的我望着不远处爷爷弓着腰的举动,竟也无能为力,我只知道爷爷是在辛勤的耕种希望,爷爷家的石板砌成的谷仓里堆积着勤劳的果实,是每天早上按部就班的早起,日复一日的耕耘才有了生活的踏实,幸福的希望。

    桃花林的确很美,但爷爷从来没有驻足痴望,爷爷告诉我桃花每年都会开,时光却一去不复返,如果抓不住时令,会一年没有收成,去耕作的路上只想着如何完成当天的营生,而回来的路上则可以尽可放松的享受悠闲的滋味,日落下的桃花光是闭目就已沁人心脾,这也是一种付出后的淡然、播种希望的释怀。爷爷的朴实与勤劳点燃了一家人的希望,也一肩扛起了这个7口之家的大家族。

    坐在爷爷的怀里,沐浴着夏日的微风吹佛,置身于漫天乱舞的桃花林里,痴坐着等斜阳不见,等暗夜星空。爷爷有所思,我有所想。

    时间停留在,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